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点货点出祸
点货点出祸

我和俊雄结了婚两年,原本以为找到幸福,错了!

每天吵架,或许说每天他被我骂,他从不回应,这样的丈夫,有用吗?

最后在沈闷的日子里,我出外打工了。

也许这我们想避免吵架,唯一选择!

找到一份工作,卖鞋!

老板张先生,为人风趣,潇洒,三十六岁,大我三岁,他唯一美中不足,老婆不漂亮,但他们恩爱!

转眼间,在鞋店做了三个月,张先生对我很好,细心教我一切的事,包括人生哲学,他给我留下一个印像,博学多材!

张太很友善,勤劳,对丈夫无微不至,每天在店里帮忙,任劳任怨。

年尾点货期到了,张太有了四个月身孕,这令我莫明奇妙的妒嫉,不爽!

“老婆!我和小媚上阁楼点货!”张生说。

“老公!你们上去吧!店有我行了!”张太说。

这是夫妻的信任,但老公二字很刺耳,因为这两个字,对我很陌生!

阁楼很窄货又多,我和张生能转动身体的空间很少。

“小媚!拿支笔给我!”张生说。

“张生!笔来了!”我说。

张生忙于点货,头没有回过来,只是把手伸过来!

这一下令我很尴尬,张生的手按在我的乳房上,我呆了,不懂回避或者是不想回避,我不知道!

张生也楞住了,他的手仍然在我乳房上。

片刻,我们各自两人脸红躲避了,无语!

突然,背后有人环抱我的腰,一个吻落在我的颈上,我心跳加促,脸红,我不懂推开他,还是不想推开他,我不知道?

我只知道这感种觉,已经好久没出现在我身上了!

张生的手还未离开,难道他想更进一步?

抱在我腰上的手,慢慢向上移,手臂已碰到我乳罩的边,流汗!

“张生…不。!”我说。

矜持的叫只不过掩饰内心的慌张,慌张是乳头发硬。

张生向前一步,焰热的火炬在我的臀部,顶着!

我该怎么辨?

幸好也属不幸,楼下传来张太的声音。

“老公!有客人找你,快下来!”张太说。

张生很无奈的放开我,而我的身体一直抖著。

张生下去后,我高涨情绪才定下来,这时候才发现,下体已经湿透了!

我确实太久没做过了,难怪!

回到家里,丈夫煮好了饭,也许这是婚后最大的收获!

饭后,走进浴室冲凉,今天体内欲火盛旺,很想,很需要,希望早点上床睡觉。

选上一件性感透明的睡衣,拿起一件诱人的内裤,最后还是放下了内裤,洒了香水,走出厅外,坐在沙发上。

我对自已的乳房有信心,解开胸前三粒钮扣,差不多整个乳房都露了出来,加上下体的毛发,足让男人举旗致敬。

我先上床,果然丈夫也知道我今天想要,所以也跟了进来!

我的手抚摸自已的乳头,下体发痒,淫水潺潺的流出,忍受不了欲火的煎熬,终于把手摸到丈夫的阳具上!

已经挺起,我需要它减我心中的欲火!

“老公!来!我要。!”我呻吟的说。

他打开床边的小柜,拿出避孕套,我等不及,马上跨了上去,掀起我的睡裙,拨开两片阴唇,对准龟头便坐下去。

只不过插了几下,丈夫就泄了,气死我了!

最可恨他把精子也射了进去,我忙跑进浴室冲洗,虽然精子冲走了,可是体内的欲火,仍然还在体内。

用花洒的水刺激花蕾,用手指插进阴道,赶走我体内的空虚,高潮总是珊珊来迟,当即将来临的时刻,却响起恼人的吵声!

“太太!你好了吗?我想清洗!”丈夫喊著。

我的性趣马上消失,穿了衣服一语不发,睡觉了!

第二天,带着慌张的心情上班,见到张生的脸,想起昨天,他摸我乳房的一刻,脸又红了。

“我怕你今天不来了!”张生小声的向我说。

我没出声!

“老婆!我和小媚上阅楼,点昨天未点完的货”张生说。

“好吧!你们去点吧!我看店!”张太说。

我拖着沈重的脚步,爬上阁楼。

张生见到我,马上拥着我!

“小媚!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!”张生说。

“张生。请您放手!”我说。

“小媚!我第一眼见你,就爱上你了,给我亲一个可以吗?”张生说。

“不行。的。我有丈夫”我说。

“只是亲一个,我太想你了,小媚!”

“张生。你。太太。在楼下…!”

“没关系。她不会上来。的。她有…身孕…!”

身孕两个字,让我想到他是强壮的!

就在我停顿想的一刹那,张生的嘴已经亲了过来,我假意的逃避,最后,他还是亲在我的唇上。

我和张生唇对唇的亲著,谁也不肯让步,他的舌头想顶过来,被我的舌头顶住了,你推我让的情形下,他的舌头终于闯了进来!

我们互相亲著,张生的手环抱我的腰,我的手不禁也环抱着他。

张生的手移到我的腰前,慢慢向上摸,他的手指已触我的胸围。

这是多么刺激呀!

我多么希望张生能抚摸我的乳房,昨天我没有泄出,阴穴大量的淫水,现在已经不停的涌出,把我小件的内裤,都沾湿了,我不能不阻止他,要不然我会很容易失守,我怕我会忍不住,因为我太需要了!

我急忙推开张生,可是他孔武有力的身躯,不是我能推开的,结果我推不开他,反而让他逼近了我,他的手终于摸在我的乳房上。

张生逼我到了角落,他用阳具抵住我的阴穴,阴蒂受到磨擦,那痕痒令我不知不觉把脚张开,去迎合他的顶撞。

张生的手在乳房上一揉一搓,都是很有节凑,他的吻移到我的耳珠,颈项,这是我的敏感处,他一吻我全身即告酥软!

张生见我没有抵抗,继续吻我的脖子,他的手偷偷解开我衣上的钮扣,很快我上衣的钮扣全给他解开了,他把手伸到我衣内,摸在通花蕾丝的乳罩上。

我想推开他的手,却没想到竟然把他的手,压在我的乳房上,他用高明的手法,轻易解了我胸围的前扣,一对竹笋型的乳房,弹了出来!

张生埋头吸吮我的乳头,我紧张的流汗,气喘,口中发出微弱的呻吟!

我的乳头被张生舔著,他还用脸上的须根,磨擦我嫩小的乳头,这一种痒是多难受,他两手放弃我的乳房,嘴巴也放弃我的乳头,最后,他慢慢把身体往下移,而他的吻也滑到我的肚脐上。

张生两手掀起我的裙,双手将我的内裤一拉,五指摸在我已湿滑的阴穴上,而他的吻继续往下,难道他想…。!

我不可以让张生吻我的阴穴,他要是吻到我的阴穴,我就完了!

我十分矛盾,一直以来盼望有人亲我下体,现在有人想亲我下体,我却不敢接受,当我想阻止的时刻,张生的吻已经实实在在,吻到我的阴蒂上,我两手想将他推开,用手遮住我的阴户,结果反而变成帮他,拨开两边阴唇,让他更加的方便!

“张生。您。别。舔。呀。您。太太。在。楼下…。啊。啊。嗯。!”

我越叫张生就越用力的舔,我实在忍不住,太需要了,俏俏利用臀部的摇摆,去迎合他口中的舌头。

“啊。啊…张生。我受。不了。快。来。了…我。啊。来。了。啊。”

突然,全身触电的感觉来了,好久没试过这种感觉了,太与奋了,我又不敢叫得太大声,但…。又。不能不叫呀!

我泄了后,张生便起身脱下他的长裤,掏出一条大鸡巴,我又爱又怕。

我本应要阻止他的,虽然他亲了我的阴户,难道我就真的要给他插吗?这是属于红杏出…,但我又舍不得他的…。!

我虽然泄了,但没有阳具的充实,仍然一样的空虚,此刻,他太太就在楼下,而我们在此偷情,即刺激又紧张!

张生过来拥着我,他下体的龟头顶着我的阴户,一阵酥麻的感觉又出现了!

张生提起他粗大的阳具,在我阴户的洞口边磨著,我小声的说:“张生…。快点…你太太…。在楼下…!”

张生把龟头抵住我的洞口,然后用力慢慢推进去,好大而且又粗,果然是一条有生命气息的阳具,他一插进来我即刻感到充实,内心的空虚,全给它赶走了!

张生一步一步细心的插进去,他的细心让我很感动,我也尽量张开双腿,终于把整只插了进去,好充实呀!

“张生。你。快动…张太…。就在。楼下…快…。点…!”

张生马上抽插,我体内的淫水配合他的动作,给阳具足够的滑润,每一下他都插到底,我丈夫很难做得到!

“啊。快…别停。我。要。插。啊。我…。快来…了。啊。啊。”

我太久没试连泄两次了,今天总算满足了!

张生也在一轮狂攻之后,也告投降!

从此!我和张生有空便会上来点货了,有时还是我自动要点货呢!

【全文完】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