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强暴性虐  »  巨乳尼姑不幸的遭遇
巨乳尼姑不幸的遭遇

我叫释静空,俗名叫李嘉雯,现年二十一岁,我自小就向往出家人的生活,因此从国中起,每天吃斋唸佛,暑假还常参加短期出家营,以更加理解佛法和体验出家人的生活,但对于要不要真的出家,我一直都有些迟疑。十五岁国三升高一那年的暑假,我下定决心,决定要正式当个出家人,过著清修的日子,于是我和家人讨论,他们都同意了,因此我在得到某尼姑庵长老的首肯后,就出家了,朋友看我长得好看、身材又好、长得高又留着一头漂亮的黑色长直发,就认为说我做其他更好的、更赚钱的行业,如模特儿等,也不是不行的,因此在我出家前,她们要我多想想,但我心意已决,因此她们对于我的决定都感到相当地婉惜。

话说我是我出家的尼姑庵多年来第一个新加入的出家人,他们为了招募新血,近年来提出了不必剃发的规定,而我正好是新规定实施后的第一人,虽然我出家后因此继续留着那自小就没剪短过、只剪了个类似妹妹头的覆额覆眉毛浏海的长发,但其他的事都还是一样,每天一样要做法事、也一样要吃斋唸佛,也一样是要穿着灰色、宽大但无法完全遮掩住我的一对巨乳的僧袍、灰色且每只左右各开三洞的罗汉鞋,与出家人惯常穿的白袜,尽管如此,我感到心满意足,因为我多年来的愿望终于实现了。虽然我已经出家了,但每次听到有人说我穿僧袍僧鞋的样子既清纯又可爱时,我还是忍不住会感到开心。

几个月前的这天,我与师姐们下山一起去进行法会,这也是我出家后,第一次离开寺院,到山下的某寺去协助法会的举行,我披上了袈裟、将头发绑成辫子并戴上僧帽,然后就出发了。法会进行得很顺利,并在晚上十点时顺利地结束,我自愿留下来替今天法会举行地点的寺院关门,但我没想到这是厄运的开始。

我坐巴士准备回山上,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因为当时已经很晚了,加上法会和过午不食规定,让我一整天下来几近精疲力尽之故,所以我很快地就睡着了,而我当时没想到,坐在我旁边的那个乘客,竟然是个淫魔,而我就为那淫魔所强暴。

不久后,我醒了来,发现自己僧袍下的短杉裤,及短杉裤下的内裤竟湿了一片,我感到非常地惊慌,我认为这是自己修行不足、做了春梦所致,因此我羞愧地赶紧跑下车,并在口中不断地唸“阿弥陀佛”,向佛祖忏悔自己发春梦并因而犯戒的事。

由于我是第一次自己一人回庵的,所以我对庵附近的森林感到很害怕,因此我不断地唸佛,以期佛祖保祐,但即使如此,这也不能免除我接下来的遭遇。

就在我下车后不久,突然有个男人出现,他拿刀指着我。我见状后,对男子说道:“这位施主,你要做什么吗?”

男子满脸淫荡地说道:“跟我走妳就知道了,不走的话,下场是‧‧‧”

我说道:“你想干什么?你要强奸我吗?你难道不怕强奸我会有因果报应吗?”

我企图逃跑,那男的这时说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?我看妳是不想活了!跟我走!”

说完他便强行将我给架起,并用另一只手将我的嘴给摀住,让我无法求救,并将我拖进树林里,我奋力挣扎,但对方是个大男人,因此我的挣扎自然都是徒劳的,很快地,我就被拖进树林里了。

虽然说现在夜已深,而这一带除了我和那男的外,没有其他人了,但那男在将我放下后,以最快的速度拿出胶布将我的嘴给贴起,以防我求救,我连喊出声音的机会都没有,之后他还打了我两巴掌,并对我说道:“报应?因果报应是三小,我只知道妳是个破戒留头发又长得正的欠干尼姑啦!我干了一堆各种来路的女人,从来没被抓到过,妳竟然还跟我讲报应?”

身在本来就幽暗树林里,加上夜色已深,四周四下无人的荒凉景致,和被打巴掌的痛苦,我开始哭了起来,并用手去抚摸被打的地方。

之后他将我的双手绑在树上,并开始把玩我的身份证件,还偷看我的戒牒,我被他的种种行为,吓得面无人色,因此不停地扭转身体挣扎。

这时,那男的走到我的面前,露出淫笑地对我说道:“迫不及待吗?”

我因嘴巴被堵住之故,没有办法说什么,只能拼命地摇头,否定他的意见。

那男的这时又说道:“你想我带回避孕套?”

我继续摇头,这时那男的又说道:“所有说你要我不用顾虑全力一奸对吧?”

他在说这话时,还故意扯着我的头发,逼我点头,剧痛令我万分不愿地点着头,而我的眼角则流下屈辱的泪水。没想到他竟然开始舔我的脖子和泪水,之后更是开始舔着我的的面颊、耳珠、颈项等,这感觉让我感到厌恶至极,但我哪有什么办法呢?

将我整个人给彻底舔过一遍后,那男的开始脱我已溼透的裤子和内裤,还亲吻我的私处,之后还问我道:“我在车上玩得你很爽吗?”

听到他说的这话,我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车上的事是那家伙搞出来的,我心想道:“你迟早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!因果报应,屡试不爽,就算生前没报应,像你这种禽兽不如的,死后也会下地狱的!”

不过这男的他亲吻我的私处后,还将我的私处给掰开,看着我私处内部的状况,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极为惊恐、厌恶。那男的一边看着我的私处,一边还用各种的话语刺激我,他的话让我既痛苦又难堪,他对我说道:“很难得啊!二十一岁的美处女,在享受人生最大的欢愉前就出家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”

“是啊,我是没做过爱,但那又怎样?做爱什么的是我自愿放弃的,为了修行,我愿意放弃这样的欢愉,但这一切都被你这禽兽不如的淫魔给毁了!”当那男的说话刺激我时,我心里这样想道。

之后那男的又说道:“没人替你开苞吗?我吃亏些,就由我替你破处开苞,我开苞经验丰富,保证事后你有深刻回忆。”然后他抓着我的衣领,双手一分,将我上身的袈裟僧袍给硬生生地撕破,露出了我穿在里面的罗汉衫上衣,之后又顺手一抓,将我的罗汉衫给解开。

我感到极度的羞辱,但在双手被绑住的状况下,我又能做什么呢?在他脱我的衣服时,我试图用没被绑起的双脚踢他,但都没什么用。

他见我双脚踢蹬,便拿起刀子,对我说道:“妳再踢我就宰了妳!还要在网络上暱名将妳的淫照全部公布出去,让妳就此身败名裂!”

听到这话,我吓得将双腿给收回,之后他开始隔着我的衣服揉动我的乳房,还不时以手指大力扭弄着我的乳房,之后更是将我身上仅存的衣物给剥去,甚至还拿相机拍我。当他看见我的胸部时,还刻意问我道:“妳的胸部是四十寸D的,对吧?”

我只能无奈地肯定他的意见,但他对我做的一切,都让我感觉非常地不舒服,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?

在他玩够后,他将我给紧紧地压住,还将我的大腿分开,之后那男的他将一部份的龟头给插进我的私处,并说道:“是破处的时候了。”

之后他开始倒数:“五,四,三,二,一!”并将他的归头顶在我的处女膜上。

那男的接着开始钻我的处女膜,经过数分钟的转插,我保存了二十一年的处女膜终于被我钻穿,处女血沿着那男的他的性器滴下。我很想哭,可是我哭不出来,没想到我的处女之身,就这样没了。

这时那男的对我说道:“看到那些血吗?这证明你已成为真正的女人了、一个给我操破的女人了。”

之后那男的开始抽插我,一连串的快感让我无法忍受,我的大腿也不自觉地夹着他的腰,同时他还以空出的双手,大力捏弄我的巨乳,大力的揉搓令我的乳房也变了形,乳肉从他的手指间透出。

这时,他说道:“是时候给你纪念品了。”并以阴茎加速抽插,数百下强而有力的攻击直接轰在我子宫的尽头,我的下体则不断地流出血和水来。

之后他又对我说道:“我要你一生体内也有我的精液。”然后他就对我射了。这时,因一整天的法会和他的玩弄,我全身已瘫软无力,因此他将我解开后,我便无力地躺卧在地上,我只希望他赶快停止,不要继续了。

岂料他这时淫笑着对我说道:“这么快便无力了吗?刚才只是上半场。”

我听到这话,感到非常地恐惧,但一想到那男的他那孔武有力的身躯,我又害怕被他给杀掉,加上我整个人已累垮,因此我不敢反抗也没什么力气反抗他,只得乖乖地顺应他,让他坐在我身上。

那男的他坐在我身上后,要求我用四十吋的巨乳紧紧夹着他的阴茎,还要我用舌尖舔他的龟头,我想趁机咬断他的龟头,并趁机逃走,但看到他身旁的那把刀,我的心又冷了,我怕反抗他会有更恐怖的事发生,因此我只好乖乖地顺着他的意思做。

舔了一段时间后,他对我说道:“波霸热狗肠,舔得乖有奖。你舔得我很爽,一于请你好好品尝我的热精浆。”然后一道奶白的水柱,便向着我秀丽的脸强力溅射过来。

这感觉实在很讨厌,但这时他对我命令道:“舔干净,不然就有你好受的!”我已不敢反抗,因此只好将他射出来的东西给舔掉。

然后他要我双手抱着大树,之后又用手铐把我和树给铐在一起。之后他对我说道:“心里难以取舍,就决定肛交吧!”

我听了他的话,惊得全身发抖,但我也不敢怎样,只能任凭他摆布。

这时他说道:“放心,我会很温柔的。其实,我一向也不喜欢这玩意,不过见你的菊门很美,便想在你身上一试。”

之后那男的从袋中拿出一罐油,并对我说道:“这是润滑剂啊,纯植物油,不伤人畜。”

然后我看见那男的将油抹在自己的阴茎上,还用舌尖舔了一些油,之后他用他舔了油的舌头开始舔我的肛门,之后更是开始搓揉我的胸部,还用他的腿强行将我的腿给分开,之后他将他的阴茎给插入我的肛门里,并开始急速抽插,还用牙齿咬扯我的耳朵,使我的下体不断地与树皮产生摩擦,这一切的一切,都让我感到疼痛,最后他甚至还射在我的肛门里。

我被他玩了整整两个小时,在被他玩完后,我又哭了出来,为什么我会遭遇如此的事,难道是我上辈子对他的前世造了什么孽,这辈子才会被他给强奸的吗?不过他在搞过我的肛门后,还故意用手拍我的屁股,还对我说道:“很痛吗?给色魔吃了处女猪的感觉如何?是否毕生难忘?不过妳的屁道比阴道好操得多,我的精是不是都射进妳的屁眼内?”

我因感到非常疼痛的缘故,身体不断地发抖,之后因又痛又累之故,竟然失禁了。

这时他对我说道:“妳在干什么?原来我的好静空被我玩到失禁!妳也忍了一整晚吧?妳看,量很多呢!”

之后还不停地耻笑我,更将他的阴茎对准我,还对我说道:“你解决完了,现在便轮到我小解。”然后尿在我身上,喷得我满脸都是,尿完后他就离去了。徒留受尽屈辱的我在原地哭泣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被路过到森林里摘香菇的欧巴桑发现,她帮我穿上衣服,并好心地送我到警局,我将我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说出,本来我认为自己被毁了、没资格继续修行了,因此一度想还俗,但我的师傅劝留了我,她说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,是对方性欲过度高涨,才会看到正妹就强暴的,还要我我继续努力修行,以走出伤痛,并藉自己的好好活着,来惩罚那奸魔。不过我还是希望那奸魔能被抓到,但话说自从我被强奸开始到现在,已过了几个月了,至今警方还是没能抓到当天强奸我的那名奸魔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